gesd
在我窗户口经过的整个童年

一壶茶、一支笔、一页纸,便是这散淡人生中最幸福的点缀。 ————题记

细雨打湿了窗台上的小花,我只能从温暖的被窝中起身关窗。滴答滴答的雨点打在我的手上,像是一种对时光轮回的还原。恍惚之中抓住了雨的尾巴随着雷声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。

倏地睁开双眼,我环顾四周什么都没变,只是好像这个窗台变得崭新干净,我跑到书桌前拼命地拼命地翻着书像是在印证什么真理似的狂热。果然这是我六年级的课本呐,我的书都跑哪里去了?抬头看了桌角的日历,2007年。

我跑出去直奔外婆家,直觉告诉我那棵果树还在。雾掠过果树,像是银河之水倾泻不止,阳光洒在银河之水上,果子实质化,仿佛脉络一般晶莹剔透。我小心翼翼地接近它,原来是真的,我不是在做梦。我围着菜园,房屋绕了一圈没有发现外婆的身影。

我恐慌了,这代表着什么,我是应该存在这个时间节点?我浑浑噩噩地在无人的道路上奔走,重新回到了房间的窗台,直觉告诉我一切的源头都在这里。我注视着窗台下,终于一个熟悉的小身影进入了视线。“出来啊,发什么呆,今天我们该去基地啦,我们的基地这周估计快建好了!”说话的男孩依稀辨认出还是他的模样。

是上天给我机会让我重新来过一次?透过这个窗台我看到了无数个画面在我眼前飞逝,这并不是真实的,这可能是梦中梦,也可能是幻想中的幻想。窗户下的花谢了又开,给予给世界的是时间的流逝。我看到了下海摸鱼,看到了池塘游泳,看到了属于我们的秘密基地,看到了曾经的错,也看懂了这一切是成长的必然。恍惚间我不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什么不好,我只是懂得了一切的来源只是内心的空洞。世间,所有的寂寥不过是自己没有独舞。

三毛的《空心人》说道:所有的人,起初都只是空心人,所谓的自我,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,全靠书籍、绘画、音乐里他人的生命体验唤出方向,并用自己的经历去填充,渐渐成为实心人。而在这个有假及真的过程里,最具决定力量的,是时间。

我捡起在散漫时间中丢失的时间,也重新拾起来对现实生活的热情。虽然有时深夜慎思,也黯然神伤落泪,但是那些眼泪却是新生初始的养料。它只在你的岁月里,慢慢生出花。(赵华宇)